用户5768420500

师父跟我说,不要玩阵营,你玩不过。确实,阵营这东西太烦了。
浅忆兮最近有些烦,按理来说,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,依旧是这三年来一成不变的带阵营,带帮会。就像现下,他照旧的在黑戈壁收人,但与过去不同的是,他这次焦点着的人,却是个自己帮会的秀秀,“顾明贞的老公?”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念着这个id,对自己心中那份烦躁有些莫明,他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,想着平复一下,继续收人。突然,

可能是个有梦想的咸鱼花,寂寞有人分享的时候或许会减轻一些?好友列表几乎满了,可我依旧是一个人坐着秋千,看着其他人的热闹。嘴上说着撩撩撩,实质怂的不要不要的,撩到又如何,没撩到又如何?有什么区别么

说好要终老浩气的,最后还是跑去了恶人做咸鱼。是我挺理想的帮会,你不用担心连累其他人,也没人会因为啥来说你,两不相干,只是利用罢了,我拿来打发时间,他们确保更久存活。不过离开了才感觉到自己其实是有多孤独。我的处境从来就没有变过,只是之前被蒙蔽了眼睛,自以为很重要罢了😁。

这可真尴尬(〜 ̄▽ ̄)〜,大兄弟内心戏足的跟啥似的,要真是你指挥,那看来觉得我想踩你们上位不是假的,该开始注意距离了,觉得别扭的人,无需继续接触下去

好烦啊,其实我真没那么多想法,可能真是感情淡薄,没啥感觉

心里难受,但是谁都不能说,找个人陪着就那么难?想要的,大概是那种不管怎样都陪着你一起的,无论做什么都能在一的那种,或许还是单机太久的后遗症

火堆镇,只敢瞎撩,不敢答应。轻浮的话像是在开玩笑,你敢答应么?我不敢。狗太多半是a了,好久没见过他在线,很尴尬的事情是,你分明已经走了,还留下些有的没的束缚住留下的人,或许你是不在意的吧,可是自己跨不过那个坎儿

GWW在推出明教这个门派的时候,给所有后来被技改削弱到玩不下去的喵留了一条后路,去做一个毒瘤,或者去劫镖。所以,今天的劫镖队伍让我很感慨,感觉列表里的花花都来劫镖了。当我们在jjc里只能擦地板,在副本里总是找不到门票的时候,还有一条路,可以走下去,去做一个安心劫镖的花🌸,感受一下三水月乱洒的恐惧吧

所以说,还是要有一个可以藏起来的小树洞来讲故事呢。我们为什么会一直凑在一起呢,大概是为了互相取暖吧,都缺一些陪伴。说真的很喜欢狗太他的亲友圈子,能一起混,我身边有朋友圈子么,大概从头到尾就只有喵哥走进来了吧,至少介绍给了师弟,今天师弟突然提到他和他做的那些东西的时候,有些难受,毕竟很突然的,一个你能一起玩,陪着的人不见了,而且你知道他是再也不会回来。原谅我自私,不想做最后走的那个人,因为最后被留下的,只能自己看着全黑的列表默默回忆过去

同盟帮会之间的安利确实是一个让人很尴尬的事情。不过说真的不是很喜欢某人,一者声音不好听,二者太过聒噪,三者不知避讳,说话都是张口便来,还说得相当难听,个人觉得,做辅助尚可一用,若作为主力,则多有不妥(;`O´)o说到底都是来玩游戏的,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是摆给谁看呢